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22年,经受住最严峻的疫情冲击,全国GDP十强城市榜单出现了许多戏剧性的“反转”,杀出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黑马”城市其中,上海以微弱优势超过北京,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一大城市,算是意料之中让人没想到的是重庆赶超广州,跻身“四强”;强势反弹的武汉居然挤掉杭州,夺回“老八”的位置。

南京虽然在前十中垫底充当了“守门员”,连续两年将苦苦追赶的天津甩在身后但相比那些早已跨入“2万亿”行列的城市,自身1.6万亿的经济总量优势并不明显,地位甚至可以说是岌岌可危要知道,南京身后不仅藏着始终不甘心的天津(彼此GDP相差不到千亿),还有觊觎榜单许久的宁波、青岛、无锡等新生力量的追赶。

南京未来能否“保十”,同时冲击“2万亿”,或许要看南京都市圈规划实施后,能否让南京成为“苏大强”里真正的老大毕竟,南京憋屈了许久从“王城”到“徽京”东凭龙蟠钟山,西倚石头虎踞,北仰覆舟鸡笼两山,南绕迤逦秦淮,具有2500年历史的南京素有“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的美誉。

在中国城市里,南京是少有的六朝古都,可以说大半部的中国历史都与南京有着不解之缘南京最有名的传说,便是“王气”从楚威王埋金镇其王气,再到秦始皇凿断其王气,龙盘虎踞的南京迎来数个朝代政权更迭,也送走不少短命王朝。

南京历史上第一座城池——越城,始建于战国时期越王勾践灭吴复仇之后,命越国大夫范蠡在此修筑而成三国时期,孙权迁都建业,首开南京建都史南京城内一条发源自长江的支流,见证了城市两千多年的历史变迁,这便是著名的“秦淮河”。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早期秦淮河的河道宽阔、舟楫往来,百姓聚居秦淮两岸繁衍生息,四周商铺林立,形成了南京最早的“市”和码头,也让南京成为江南少有的富庶之地西晋永嘉之乱后,大批中原士人衣冠南渡来到南京,“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不仅带来了人口,也让南京的烟火气更为浓厚。

五代十国时期,南京作为南唐都城再次迎来中兴,秦淮河畔歌舞升平,商铺、酒肆、客栈云集,让人乐不思蜀东吴、东晋与南朝,南京城头变换多次大王旗,合称六朝,从此奠定了南京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虽然做过多次王朝都城,名字也改过多次,但南京真正成为中国规模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是在明朝。

明朝建立,朱元璋定都南京,从江淮地区带来了将近20万人口,昔日吴语逐渐从交杂的江淮话演变为今天的南京话那时候南京已是人口超百万的特大型城市,十里秦淮见证了六朝的莺歌燕舞,桨声灯影间也承载了南京的兴衰荣辱。

明朝初期,设直属京师南京的地区为直隶,直隶地区下辖应天府(今南京)、苏州府、松江府(今上海)、庐州府(今合肥)、安庆府、徽州府等多个城市,是明王朝最为富庶的区域朱棣迁都北平后,改京师为南京,改直隶为南直隶。

到了清朝,先是改南直隶为江南省,设布政使司,省府设于江宁府(今南京),辖区包括今天江苏省、安徽省和上海市,同时还将统辖江南省和江西省军民政务的两江总督都署设于江宁府清朝康熙六年(1667年),改江南右布政使为江苏布政使司,江南左布政使为安徽布政使司。

江苏取江宁、苏州二府首字建省;安徽取安庆、徽州二府首字建省,这便是今日江苏与安徽两省的来历自身缠绵许久的两省虽分道扬镳,却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上一直藕断丝连民国时期,南京依然是首府城市,可等“百万雄师”跨过长江,攻入总统府后,南京的“王气”之说荡然无存。

斗转星移,昔日龙盘虎踞的南京,不仅变得低调,也有些尴尬,被人调侃为“徽京”尴尬的“老大”由于南京经济实力很长一段时间远不如省内的几个“小兄弟”,一直被人质疑其与省会地位不符从地理位置上看,南京与安徽一些城市确实很近,离苏北等省内城市相对较远,而且南京很多经济项目与安徽部分城市合作远比省内城市紧密。

因此网上一直有人戏言,南京应该是安徽的省会确实,如果在地图上从北到南,逆时针画半个圈,几乎大半个南京都在安徽的“包围”之中南京的外来人口,也几乎都是安徽人,距离最近的安徽马鞍山和滁州,口音也与南京话更像“一家人”。

自然,这不但让安徽对南京有着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也让江苏其他城市有些“吃醋”说起来,南京也一肚子“苦水”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怪只怪南京作为省会城市,面积实在太小了拿南京和杭州比较,南京城区面积是六千多平方公里,杭州则是一万六千多平方公里,南京只是杭州的一个零头。

再与隔壁的合肥比较,合肥现在面积是11400平方公里,南京只有合肥的一半甚至在全国省会面积排名中,南京名列倒数第二,仅比海南省的海口稍大点在号称“苏大强”的江苏省内,南京在江苏的13个地级市中,城区面积排名第9,比同省的苏州、扬州、徐州都小。

面积不如人,南京早些年在经济上也有些“拿不出手”2011年之前,南京经济一直排名省内苏州和无锡之后,屈居“老三”虽说后来总算反超了无锡,却依旧被苏州死死压制,差距也越来越大因此,虽说南京是省会城市,但省会首位度在全国排倒数第二,仅高于济南。

面对几个逐渐富裕起来的省内“小弟”挑衅,民间“换省会”的呼声此起彼伏,南京心里实在憋屈没办法,江苏省不仅是经济强悍的“苏大强”省,更是有名的“散装江苏”“小弟”们现在都有钱了,都有颗“躁动的心”,难免就有些不服管。

城区面积不比人家省城,经济也不如某些“小弟”,南京就只好“夸耀”自己的人均GDP在全国范围内,仅落后广州和杭州不过,南京更值得夸耀的是自身的高校数量南京以34所本科高校的数量名列全国第六,其中双一流高校达13所,仅排名北京、上海之后。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因此,不甘心不服气也好,充满雄心壮志也罢,南京只能竭力吸纳人才,想办法建设超大城市2021年,南京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成为常住人口突破千万、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元的超大城市城市等级决定公共资源配置能力,大型城市不仅在产业规模上更具优势,同时也决定了未来发展潜力。

2016年,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上海被定义为“超大城市”,南京是唯一的“特大城市”,而杭州则与合肥、苏州一道列为“Ⅰ型大城市”按照定义,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被定义为特大城市;1000万以上的城市则为超大城市。

目前整个长三角,真正超大城市仅上海一座,南京、合肥、苏州以及杭州还只是特大城市而在超大城市争夺上,南京又与杭州“较劲”许久南京同样面临留不住人的困境南京人口其实与杭州人口相差无几,根据住建部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杭州城区常住人口682.21万,南京则为671.35万,杭州超过南京10万有余,但两城离1000万的水平均有一定距离。

杭州人口比南京多,却没有定为“超大城市”,是由于城市规模设置吃了亏南京与苏州一样,下辖的全是市辖区;杭州是因为下辖的县市区中,有4个县市的常住人口按规定并不计算在内摆在南京面前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较严重的老龄化水平也抑制了人口的增长速度。

2018年全国人口普查中,江苏全省65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1129.51万人,占比达16.03%;而根据南京市卫健委统计的数据,同期南京65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为99.65万人,占比也达到14.30%这意味着无论是省级层面,还是南京市,按照联合国有关“深度老龄化社会”标准: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4%,都有着不小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压力。

更严重的是,2015年至2019年5年间,南京常住人口仅增加了28.94万,新生人口数量也不乐观南京市统计局最新数据,截至2021年底,南京市新生人口52786人,仅比2009年的49327多了3459人,比2020年的67957人少了15171人,为近12年最低。

因此,南京想要摆脱老龄化以及各类人口不足等问题,现有的高校资源是最有效的“破局”之路。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毕竟在城市外延与内涵提升背景下,城市能级已不只是人口数量级的增长,更主要是看“质”的转变号称全国“高教第三城”的南京家底并不弱,拥有在校大学生80余万人,每万人中大学生数量超过1100人;50余家部属科研院所落户于此,国家重点实验室十余家……。

但是,南京却因高校众多,却始终留不住人才被人屡屡质疑人才和外来人口不断增多,是推动城市向超大城市迈进的关键可面对那时广州、苏州、杭州等诸多城市都出台了类似于提供创业鼓励资金、落户积分等各种政策,吸引人才留下来,南京的人才落户政策却依然是“温吞水”,别说吸引不了人来,连人都留不住。

2017年,一篇题为《醒醒吧,南京!你为什么留不住优秀的年轻人?》文章在南京广泛传播内容提到南京一大批“985、211高校的应届毕业生”不断外流,文章甚至不客气地说“南京,你对不起你所拥有的高校”南京留不住的不仅是大学生,很多年轻人也相继被上海、苏州等工资更高,就业机会也更多的城市吸引走。

时任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承认“与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南京的科教、区位、文化等优势没有充分挖掘和发挥”自古“栽下梧桐树”,才能“引得凤凰来”现代城市发展越来越离不开人才,也更考验城市综合实力对人才的吸引力。

南京做对了什么?2020年,南京政府拿出10亿为研究生提供十万个见习岗位,用作见习补贴、就业留用奖励等但仅仅通过政策鼓励留住人才,显然不够,能真正让年轻人愿意留在南京创业、工作,才是城市发展的重要目的对南京来说,靠优质的产业吸引,提供大量适合的工作岗位,才是留住人,同时也是一座城市持续发展的根本。

事实上,南京一度是长三角地区重工业城市的代表1978年,南京轻重工业之比为31:69到了2002年,进一步上升到14:86重化工业体系的建立和完善,使得南京支柱产业集中在石化、汽车、电子、钢铁等产业全国企业百强中,重化工业企业领域的南京钢铁、金陵石化、扬子石化等大型产业始终是南京最重要的经济支柱。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随着时代变迁,重工业本身存在的产能过剩、能耗突出等问题也成为制约南京整体产业发展的突出问题,产业转型势在必行从“十二五”时期开始,南京产业逐步转型升级,开启向高新产业转型的新征途逐步形成了以软件和信息服务、生命健康、新能源汽车、集成电路、智能电网等特色的新兴支柱产业体系。

2015年,南京江北新区的设立,更是南京经济腾飞的关键一步正如浦东新区对上海经济增长的引领作用,南京的江北新区作为江苏首个国家级新区,可谓是以一己之力将南京经济发展抬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江北新区不仅是南京自主创新先导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以及长三角地区现代产业集聚区,同时还是长江经济带对外开放合作重要平台。

成立初期,被寄予厚望的江北新区陆续被塞入了智能制造、生命健康、新材料、高端装备和现代物流、科技服务等产业规划但俗话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过多的产业规划不仅让江北新区缺乏发展重点,更难以让优势产业脱颖而出。

2017年,经过进一步整合和研讨,江北新区迅速将定位调整为“两城一中心”:即芯片之城、基因之城、新金融中心南京原本就是全国著名的集成电路产业研发基地,因此不仅吸引来台积电等龙头企业,更迎来了新思科技、展讯、华为鲲鹏、龙芯中科等芯片半导体TOP10企业,带动了产业生态圈的出现。

目前,江北新区集成电路产业集聚600余家产业链相关企业,涵盖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终端制造等产业链上下游全部环节,集聚集成电路产业高端人才1万余人,是名副其实的“芯片之城”同时,南京还依托原有的生物健康资源,联合高校、企业以及科研机构,集聚了以健友生化、基蛋生物、威尔药业、药石科技为代表的上市企业,并从中培育出众多“专精特新”企业和生物基因企业。

芯片之城、基因之城,不仅成为江北新区的“代名词”,还打造出两个“千亿级”的产业集群2021年,江北新区集成电路全产业链营收750亿元,同比增长55%;生命健康产业全产业链收入超1300亿元,同比增长30%。

江北新区几乎是“白手起家”,是靠自身产业特色+政策配套,一步步闯出来,但产业的提升,也离不开自身会“搞钱”的本事江北新区带动南京都市圈的扩容江北新区内的集成电路、生命健康两大产业,都是资本、知识密集型产业,既高度依赖研发与创新,也离不开大量的资金投入。

为了帮助解决初创企业资金不足问题,南京政府靠“外援”,先后成立了多个产业投资基金基金公司是以利润为导向,高科技企业具有较高的回报优势,但同时存在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等不确定性为此,南京政府主动变身“风投”,通过成立“江北产投”,以政府公信力为背书,以江北新区的国家级新区、自贸区“双区”叠加身份为资源,引入多家基金公司,为园区企业保驾护航。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目前,江北新区引进基金及基金管理公司超400家,基金认缴规模将近5000亿元其中,江北新区各国资平台直接参与出资基金60余只,总认缴规模超1000亿元,集聚了一大批国内知名基金投资机构建设目标明确,又有政府政策和资金支持,效果自然不差。

仅2021年,江北新区就有58家企业获资本市场融资,其中35家融资过亿,融资事件70余起,融资总额超过100亿元短短数年间,“江北产投”造就了一百多家高新企业崛起,其中36家入选南京2021年城市“独角兽”与“瞪羚企业”,多家还入选中国潜在“独角兽”榜单,数量超过天津、无锡、宁波等城市。

投资公司不乏红杉、高瓴、中金、思佰益集团(前身日本软银)等知名投资机构,都是在江北新区的政府产业基金引导与示范之下,前来南京寻找投资机会政府主导的产业基金的进入,不仅盘活了江北新区整个产业,更通过财政资金释放的杠杆效应,将南京带往高新产业竞争主赛道上,加速了南京都市圈的总体规划。

早在2000年的江苏城市工作会议,就提出了南京都市圈的概念先是南京、镇江、扬州和安徽的芜湖、马鞍山、滁州六城商讨南京都市圈建立,随后江苏淮安和安徽宣城加入,南京都市圈正式扩容到8个城市因此,南京都市圈也普遍被视为全国第一个规划建设的跨省都市圈。

前瞻性是有了,但相比长三角区域的其他城市,南京跟进动作有些慢,甚至曾被点名“省会城市功能作用发挥不够”2016年,国家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推动南京、杭州、合肥、苏锡常和宁波五大都市圈的同城化发展。

在江苏省支持下,南京随即以建设超大城市为目标,推行强省会策略,继续吸纳新城市“入圈”2018年,常州和常州代管的溧阳加入南京都市圈联席会议;2020年,常州下辖的溧阳市、金坛区也相继加入通过不断“招兵买马”,南京都市圈的范围已经成功扩容到“8+2”的格局,区域GDP总量达到4万亿元左右,几乎是整个湖南省经济体量。

南京这一系列举措,都是为更远期的目标服务2021年公布的《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明确提出:把南京都市圈建设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现代化都市圈,助力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发展,为服务全国现代化建设大局作出更大贡献。

事实上,南京已经为这个目标开始提速南京成为超大型城市,并无悬念2019年,宁淮城际铁路举行开工仪式时,江苏省委书记、省长悉数到场,可见其重视程度为何这条新建铁路获得如此高规格的重视?因为随着徐宿淮盐高铁、连淮扬镇铁路全线建成通车,苏北各市早已跨入“高铁时代”,但省会南京却与苏北长期没能实现高铁贯通,。

宁淮城际铁路正是补上这块“短板”的重要枢纽。宁淮城际铁路建设通车后,南京与省内各设区市“1.5小时交通圈”正式实现闭环。时空距离缩短同时,将进一步推动南京资源向苏北辐射,提升城市首位度。

南京,突破与失守之间燃爆了

2021年2月,南京刚刚闯入全国GDP十强城市,又收到一份“大礼包”:发改委发函正式批复同意了《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这是自2019年国家提出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战略后,发改委批复的首个都市圈,意义毋庸多言。

不仅如此,在《长江三角洲地区交通运输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中,南京成为上海之外,被提及最多的城市因此,跨省扩圈过程中,南京都市圈对周边的安徽城市格外有着吸引力,已“入圈”的就包括4个安徽城市,连一直观望的蚌埠都赶紧递交了“申请书”。

因此有人调侃,南京都市圈规划获批,江苏省会南京的“徽京”地位进一步坐实其实在整个长三角都市圈,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一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这恰恰是长三角城市经济圈的特殊之处,彼此城市梯度结构合理,融合成本较低,更容易产生同城化效益。

毕竟协同创新才是城市融合关键,大城市需要更多人口资源好发展腹地,小城市也需要“抱大腿”,才能最大化分享政策利好随着长三角城市群从26个城市扩围到41个城市,南京的地理位置从长三角北翼中心一跃成为整个长三角的“地理中心”,这意味着,南京都市圈不仅要向东对接上海,还要向南、向西分别与杭州、合肥“抱团”,辐射带动长江中上游城市乃至整个长江经济带的发展。

眼下,南京都市区规划才算刚刚起步,有政策优势,有高新产业,更有与之配套的创新机制,南京GDP未来冲击“两万亿”应该不是难事但跻身十强之后,充当“守门员”的南京有没有可能乘势而上,带球突破中场?从榜单不难看出,上海和北京GDP 4万亿体量,可谓一骑绝尘;深圳GDP在突破3万亿后,逐渐与后续城市拉开了明显差距。

先不说南京面前还有重庆、广州、苏州、成都等GDP超2万亿的城市,彼此近1万亿的差距已是巨大鸿沟就拿第九名杭州与南京比较,2022年,两地GDP差距为1828亿元这几年,杭州经济增速虽然有所放缓,但新兴产业潜力巨大,始终会是南京的“劲敌”。

何况南京背后还有始终不服气的天津,以及跃跃欲试的宁波、青岛、无锡、合肥等“新贵”觊觎,能保住“十强守门员”位置,对南京来说已属不易不过,变革与突破,是现代城市发展的核心主题,南京从“守门员”改踢“中场”或许有待观察,但发展中的南京未来成为长三角地区的超大城市,已毫无悬念。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e网宇宙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热点

厨电行业消费疲软,老板电器该如何突围?速看

2023-6-8 11:58:23

热点

谁还记得“国产最贵”8848手机?满满干货

2023-6-8 12:02: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