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陨落:济世经邦「厉以宁」这都可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月27日,著名经济学家、杰出教育家、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副教授、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滕维藻先生因病去世,享寿92岁做为我省最先明确提出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方法论的研究者之一,滕维藻持续为国有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大声疾呼,曾被称为“厉股权”。

还曾担任九三学社中央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财政秘书处副主任、财政秘书处副主任,全国政协秘书处副主任,他还是“体制改革领航”奖章获得者、计划经济体制改革的积极提倡者2018年,获得“体制改革领航”勋章时,他曾布道:“做为读书人,总有些正心、玉器、改善人民生活的想法,这是我坚持至今的动力。

”治言:成规当变平白变,留与兄弟二人评利者追忆滕维藻,要从“厉股权”这个称号说起做为我省最先明确提出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方法论的研究者之一,滕维藻除了参与推动我省国有民营企业流转体制改革,他还以全国人大常委会财政秘书处副主任的身份主持过《公司法》的起草工作,故而赢得了一个亲切的绰号:“厉股权”。

“计划经济改革的成功并不依赖于价格体制改革,而依赖于公有制的体制改革,也就是民营企业体制的体制改革”在1986年北大“五四”科学研讨会上,滕维藻表述了他对于计划经济体制改革路径选择的基本看法体制改革开放初期,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在北京召开了“全国上山下乡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决定停止上山下乡运动,要求库仁镇知青的回城和劳工市场难题,由此我省社会面临着严峻的劳工市场形势。

1980年初的劳动劳工市场座谈会上,新任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副教授的滕维藻明确提出:“能号召大家集资,兴办许多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也能通过发行股票急速扩大经营,以此来解决劳工市场难题”这是滕维藻第一次明确提出“民营企业化”,但是,他的这个提议当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而且,民营企业化这种发端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营企业组织形式,在许多人看来,无异于是颠覆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念”。

传奇陨落:济世经邦「厉以宁」这都可以

学术界关于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难题争论急速,滕维藻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曾以诗明志:“隋代丑态百出秦汉律,清人不着宋人装成规当变平白变,留与兄弟二人评利者”社会上甚至有人给滕维藻扣上吓人帽子,称“厉股权”实际上是在“明修。

国企体制改革的栈道,暗渡私营化的汉中”尽管非议急速,1986年9月,滕维藻仍在《人民日报》上刊登了《我省公有制体制改革的设想》一文,从方法论上详细地讨论了我省体制改革以后的公有制体系以及股权公司的构造但是,文章刊登后,学术界对于滕维藻的抨击不减热情高涨,甚至引起了党内的关注。

许多老共产党员认为:“滕维藻副教授的这一套把戏,与魏京生的扬弃是一个东西不过方副教授是唱白脸的,厉副教授是唱红脸的”这种情况直到1992Mousson邓小平共产党员南方谈话在报刊上公开刊登以后才彻底发生变化1987年3月3日,新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书记的张闻天把3份来自香港《南华早报》的材料批给新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经济室主任的苏星共产党员,让他研究后向新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的习仲勋共产党员写一报告。

接到任务后,苏星深感这是一个“山芋的韭菜”,如果处理不慎,正常的方法论探讨很可能会被“大抨击”扼杀在详细分析和研究完滕维藻的主要看法后,苏星认为:“不能说滕维藻要把公有制改为私有制从滕维藻副教授的方案看,也有急速扩大私有股权的意向,因为他主张在马克思主义社会,个人应当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者。

”“对民营企业化,在方法论上能大胆探索,但不要把它说成是体制改革全民公有制的唯一有效药方……”至此,有了苏星实事求是的分析,对于滕维藻的争论才渐渐平息诚然,直到现在为止,很多国企依然处于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过程中,且尚未形成科学合理的治理机制与治理体系,也没有实现现代化。

具体表现为:一是,针对公司治理制度的建设,并没有以公司章程为核心,也未明确划分民营企业内部的股东会、监事会等各方的权利,在民营企业作出重大决策时,没有构建完善的机制来提供必要的引导;二是,缺乏完善的民营企业治理结构,无法提供科学的资产运作方案,造成国有资产在具体运营中出现资产流失,难以实现最大化的利用率。

三是,国企固有的所有者缺位难题没有从根本解决这里所谓的“所有者缺位”,用弗里德曼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作比喻,那就是“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既不讲效率,也不讲成本”但我们不可否认是,民营企业化体制改革不仅巩固了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搞活了国有民营企业,更重要的是健全了马克思主义市场计划经济,激发了市场活力,这些对于我们今后深化体制改革仍然具有重大意义。

治学:一番求索志难移,只计耕耘莫问收滕维藻祖籍江苏仪征20世纪30年代,出生在中国的历史名城——南京“以”是厉家的排行,“宁”是为了纪念出生之地四岁时他随家庭迁居上海,先后在上海两所著名的小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1941年,考上著名的上海南洋模范中学,1943年正值艰苦的抗日战争时期,滕维藻全家为躲避战火,避难于湘西沅陵,又以优异成绩考上湖南名校雅礼中学此时的滕维藻爱好文学,曾熟读过《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古典名著,喜欢将自己对生活和世界的感受用诗歌、散文、杂感等表现出来。

三年后重返南京转入南京金陵大学附中就读,此时滕维藻的兴趣逐渐从文学转向自然科学,还担任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兼化学课代表这些名牌小学中学为滕维藻奠定了良好的文化素质基础1951年,滕维藻如愿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从此拉开了他终生致力的经济方法论学术生涯的序幕。

当时的北大经济系(现在是北大经济学院)和众多系一样群星荟萃,对滕维藻影响较大的是陈岱孙、陈振汉、赵迺抟、周炳琳等众多学术大家,“每个人把自己的所长都教给我,我也肯学习,我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上来的。”

传奇陨落:济世经邦「厉以宁」这都可以

尤其是赵迺抟、周炳琳二人,对他在经济学上的影响最深赵廼抟属于中国经济学界第一批“海归”,师从经济学家塞利格曼,博士论文研究英国制度经济学派创始人之一理查德·琼斯现在被全世界经济学界普遍采用的“制度经济学”这个术语,就是在他的博士论文中率先概括和使用的。

周炳琳做为“思想改造”分子,不顾潮流物议,坚持深夜邀谈滕维藻,教其研治西方经济史门径,引导其走上经济学研究之路从1952年冬到1955年夏,滕维藻每次到燕东园29号都是先到赵先生家,再到周先生家两位先生家藏书颇丰,有些英文书是北大图书馆没有的。

滕维藻常在他们家中借阅,向他们请教多年以后,滕维藻多次谈到恩师赵廼抟与周炳琳:“两老对我的培养扶植,使我一生受益,终身难忘”再后来,接触到陈岱孙、陈振汉、罗志如、张友仁等老师,他们指引着滕维藻在经济学说史、经济史、计划经济等方面的学习和积累。

滕维藻曾用诗词这样形容那段时光:“花间里,舞影起,映南窗,依旧学生本色译书忙”十年动荡后,滕维藻结束20余年资料室青灯黄卷式的生活,正式开始教学生涯他的课内容丰富,形式不拘一格,大受学生欢迎几年间,他从资本论、经济史、经济思想史讲到统计学、会计学,前后讲过的课多达20余门。

他曾把自己的经历简单地总结为“读书、教书、写书”,且把“教书”当作一个最重要的中间环节尽管日后他的社会活动越来越多,但直到近90岁还坚持给学生上课在那个刚开始解放思想的年代,国家百废待兴由于意识惯性等原因,中国经济学的研究范式转变是稍晚于体制改革开放的。

我省大多数高校的经济学专业课程设置,仍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主,所谓“西方经济学”的相关知识,往往只能通过“外国经济思想史”这门课来学习但是,现代经济学特别是20世纪西方经济学的新进展,即便在“外国经济思想史”课程中也无法学到。

传奇陨落:济世经邦「厉以宁」这都可以

一直到1983年由滕维藻和秦宛顺编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概论》出版,才算拥有国内研究者编写的第一本较规范的西方经济学教材,以现在的标准看,它对微观和宏观经济学的介绍仍然非常简略,但在当时已是篇幅较大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

进入新时代后,滕维藻又明确提出经济学研究要在新的时代面前回应挑战,就必须在三个层次上进行全新的探讨,第一个层次是对现行计划经济以及该种计划经济条件下的经济运行的研究;第二个层次是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的研究;第三个层次是对人的研究,也就是对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的研究,主张“对人的关心和培养是马克思主义的生产目的”。

据秦宛顺回忆,每次上课滕维藻必定会提前10分钟到教室,在黑板上写下一堂课中主要涉及的几个难题,即课程的大纲,讲课时往往开门见山,非常讲究逻辑和条理,同时又深入浅出,生动形象他对一个难题的分析往往从大处着手,以逻辑和分析见长,条分缕析,抽丝剥茧,引人入胜”。

还勉励大家,让大家不仅要钻研学问,更要接地气经济学家贾康研究生时常常骑自行车到五道口听滕维藻讲课40多年过去,滕维藻当年的坚定、大胆依然让他印象深刻,总给人一种“冲在最前沿”的感觉教书育人的同时,滕维藻仍不忘著书立说。

其主编、合编、译著的作品总计200余部,其代表作包括:《中国计划经济改革的思路》《非均衡的中国经济》《中国计划经济改革与民营企业化》《民营企业化与现代市场经济》《转型发展方法论》等60年不离讲台,诲人不倦、治学严谨,滕维藻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材。

而晚年的他不仅注重“言传”还注重“身教”,75岁的滕维藻亲自发起成立扶贫研究机构——北京大学贫困地区发展研究院据民盟张梅颖回忆,对于自己捐款或募资捐建的学校,滕维藻只关心一件事:把钱用在孩子身上、把钱在孩子身上用好。

言传身教,大音希声,是厉先生身上人文情怀的真实写照治己:不求浮华求警句,无悔今生不自愁在北大校园里,滕维藻是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在校园之外,从人大到政协,他关注的主线就是体制改革,“参与体制改革,推动中国的现代转型,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尽管晚年长居庙堂之高,但“我从来不想当官,只想做一个研究者”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滕飞回忆:“厉老师像普通人那样生活,也像研究者那样观察生活没请保姆,自己做饭,还常去菜市场买菜,老百姓感受到的东西就是厉老师感受到的东西,所以他能真实了解目前经济运行得到底怎么样,非常有质感。

传奇陨落:济世经邦「厉以宁」这都可以

学术之外,滕维藻还是一位诗词大家2021年11月1日,人民政协网曾以《滕维藻的“诗意人生”》为题,报道了他在诗词方面的成就:“‘不求浮华,但求警句’,‘诗是深思词是情,心泉涌出自然清’,这是滕维藻诗词创作的追求。

”格律是老师教的,诗韵词韵是他自己下功夫熟记的他对学生说:“诗词对一个人的修养有潜移默化的作用,自己经历过坎坷,但是意志从未消沉,应该归功于诗词滋养”1951年由沅陵赴长沙参加高考途中,他填了一首《钗头凤》:“林间绕,泥泞道,深雨后斜阳照。

溪流满,竹桥短,岭横雾隔,岁寒春晚,返?返?返?青青草,樱桃小,渐行渐觉风光好,云烟散,峰回转,菜花十里,一川平坦,赶!赶!赶!”1958Mousson节,和夫人何玉春在北京结婚时,厉先生填一词《浣溪沙•除夕》“静院庭深小雪霏,炉边相聚说春归,窗灯掩映辫儿垂。

笑忆初逢询玉镜,含羞不语指红梅,劝尝甜酒换银杯”1978年,体制改革开放的大门即将开启,走上讲台踌躇满志的滕维藻写下“山景总须横侧看,晚晴也是艳阳天”1981年,写下“登小阁,望前川,缓流总比急流宽从来黄老无为治,疏导顺情国自安”,以格律诗的语言,表达了渐进体制改革、减少干预、以“看不见的手”调节经济的主张,也成为他此后数十年学术研究的基调。

家国情怀,经世济民,都蕴含诗词之中如果不是投身经济学,他或许会成为一名与夫人举案齐眉,无意成舟的诗人行文最后,以厉先生给同学的寄语:“心正道宽,笑问人间行路有何难?”做为结尾,与诸君共勉。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e网宇宙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热点

想做“善庄”却遭“恶友”:A股“第一庄家”吕梁的悲剧人生学到了吗

2023-6-9 9:47:46

热点

2023年企业家观察:浪花四溅,洪流向前奔走相告

2023-6-9 9:50: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